[翻譯]台灣立法院長推遲審查對中國的貿易協定

http://www.businessweek.com/news/2014-04-06/taiwan-speaker-to-halt-china-pact-review-in-protest-concession

台灣立法院長王金平回應佔領立法院達20天的學生,說他將停止審查一項對中國貿易協定,直到監督法案通過。

王金平昨天在本地電視台發表這項聲明,稍後訪問這些抗議台灣政府缺乏妥善監督這項協議的學生。根據TVBS記者所說,王呼籲學生停止佔領(立法院)。

我們已經看到也聽到王的善意,學生領袖林飛帆在TVBS訪問時作出評論。“我們將討論王對我們離開立法院的呼籲”

推遲通過貿易協定的決定將可減少與學生的緊張情勢,這些學生的示威抗議反應了台灣對於加深與中國經濟整合的懷疑。行政院上週通過一項對大陸協議的監督法案,包括公聽會與保障國安的程序,這法案必須由立法院通過。

學生領袖們則支持另一項由公民團體起草的監督法案。三月30日抗議馬政府與中國談判的貿易協定的遊行吸引超過10萬人。

富士康集團總裁郭台銘在一封電郵聲明中讚揚王的智慧以及他對學生的同情。郭的公司在中國的工廠組裝蘋果的iPhone,呼籲學生們以及朝野政黨學習放棄彼此的歧義,讓台灣能向前進。

“被黑箱了”

國民黨黨鞭林鴻池說執政黨立委對於王的聲明都很震驚,因為他們都完全不知情,根據TVBS新聞評論。

“我感覺被王出賣了”,國民黨立委費鴻泰在ETTV訪問時如此評論。

在野黨DPP支持王的決定,蘇貞昌主席在一封電郵中說。

服貿,在2010年ECFA之後於去年6月由貿易談判者簽署,將開放高達80個產業,包括銀行,仲介,出版業及醫院。在內戰後,雙邊已經由不同政府統治超過60年。

[翻譯]時代雜誌 反轉全球化

反轉全球化

譯註:這篇文章出自時代雜誌四月7日2014年,原標題為Globalization in Reverse [連結]

全球貿易成長趨緩對美國及其他國家的成長帶來的意義

從烏克蘭,中東乃至於南中國海,世界各地最近的衝突提醒了我們,即使在一個世界化的時代裡,地理因素仍然重要。政治上來講,世界確實不是平的。最新的經濟數字也顯示我們世界的經濟變得越來越險峻。”全球化“常被定義為貨物人民及金錢能自由地跨邊界移動。然而最近以上所有都遭到威脅:不僅僅只是因為美國及歐洲對俄羅斯的旅遊及金流制裁。在過去兩年間,全球貿易成長量低於比全球GDP成長。這是二戰以來首次發生,而且代表了全球經濟的一個轉折點,對於國家,公司及消費者而言具有全面性含義。

全球貿易成長比以前慢有很多原因。歐洲仍在國債危機中掙扎,新興市場擴張比以往慢。但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國經濟正經歷一個極大的轉變:美國不再是全球的最終消費者。HSBC首席經濟學家(Chief Economist)Stephen King在一場最近的演講中指出,在後二戰復甦期“美國經濟扮演了一個巨大的海綿”吸收世界其他地方生產過剩的產品及服務。景氣泡沫會爆裂,市場會崩盤及復甦,而你總能確定美國會開始消費,最後我們(譯注:美國人)的貿易赤字-即進口超過出口量-會再度成長。但這正在改變。在經歷將近五年的復甦,美國貿易逆差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還減少。事實上,從2012至2013年還下降了約12%。

這對我們並非絕對是壞事。逆差減少的部分原因是我們的頁岩油氣生產成長,減少了向外國購買化石燃料(fossil fuel),而且我們的製造部門正在成長。但部分原因是金融危機後工資並未成長,而消費者購買力仍然停滯。為了要讓美國及世界經濟持續成長,有些人必須掏錢購買電子產品汽車及其他我們以前會買的東西。

不幸的,並沒有人這麼做。仍困在債務危機的歐洲人很有可能五年內都不會再消費。新興市場國家處於各種程度不一的混亂中,成長只有原先金融海嘯前的一半。2008年之後擔起很多全球消費重擔的中國人,現在正處於他們自己的金融危機之中。日本去年做得不錯,但安倍經濟學(日本政府刺激消費的計劃,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名)已經有氣無力了。“世界各地消費的意願與能掏出錢消費的錢包無法平衡”,安聯人壽(Allian)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El-Erian如此說。

至少在此刻,全球經濟整合似乎走上回頭路。許多經濟學家及貿易專家開始討論一個”去全球化“的全新時代,國家開始向內發展。有些它所代表的含義令人擔心。越來越多保護主義,侵犯智財權及新的貿易壁壘的抱怨向WTO湧入。貿易談判不再是全球性,而是區域性及地區性,將產生一大堆摧毀性的競爭貿易同盟。(threatening to create a destructive so-called spaghetti bowl of competing economic alliances)

去全球化不一定全是壞事。正如美國貿易代表Michael Froman在一場於華盛頓舉辦的經濟高峰會上所說,它同時也“代表公司檢視他們的擴展價值鏈(extended value chains),供應鏈,決定他們是否要將某些產品的生產移回總部”這已經發生在美國了。一項由波士頓顧問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研究發現,營業額超過10億美元的美國製造公司有21%正積極地將生產移回美國,而54%則說他們正在考慮如此做。

這些因為生產移回美國而增加的工作是否會提高工資,將會是聯準會密切注意的事情。過去30年全球化的一個標誌是寬鬆貨幣環境。聯準會主席Janet Yellen在他最近一次記者會指出,這樣的時代即將結束。在這個新的經濟時代,不是所有船的水位都會昇得一樣高,或者同樣平穩。在過去或多或少整合的經濟,將開始沿著國家邊界或地理邊界而分離。我們的經濟展望會與政治展望一般更加不穩定,更難以預測。準備開上一條顛頗的路吧。

Legislative Speaker’s Statement on April 6

English translation with original Chinese statement.

Polish reporter accuse Taiwanese consular of violating press freedom

“My newspaper has been publishing articles very critical of the governments of Russia, China and the former Ukrainian government, but we never received any letter from the representative offices of those countries asking us to retract anything,”

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front/archives/2014/04/06/2003587381

Even Russia wouldn’t request foreign press to retract a report. Nice job for a supposedly “democratic” country. Really nice job.

焦慮

其實最近這兩周一直處於相當焦慮的狀態。雖然根本原因就是這次318太陽花學運,但我所焦慮的不是服貿過不過,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非常小的問題。

我本來一直堅信台灣是個民主自由有法治的國家。經過了解嚴,終止動員戡亂,老國大改選,直選了好幾任總統之後,我一直以為民主只會更加深化,人民的生活更加有保障。

讓我焦慮的是一夕之間突然了解到台灣根本骨子裡還是獨裁國家。我們的憲法是有問題的,總統有權無責,而行政院長有責無權,只是總統的傀儡。再加上總統還是國會多數黨黨主席,能夠以黨紀逼迫黨籍立法委員,侵犯立法權。一夕之間我突然了解全台灣沒有一個人阻擋得了這個總統的獨裁。我們空有民主,卻被這個人以民主體制實行法西斯獨裁。這實在太恐怖了,簡直就像駭客任務裡面一樣,所有我們以為的事實都不是真的。

三月23日當天深夜發生的血腥鎮壓讓我睡不著覺。一群只有熱血,手無寸鐵,毫不反抗的青年,很多是台清交的學生,被鎮暴警察打得頭破血流。事後整個政府完全裝作沒看到,每個首長都在說謊,讓我看得很痛心。看到那些影片裡尖叫哀嚎的聲音固然令人內心淌血,但那些視若無睹的政府官員更讓我心寒:到底是什麼讓他們失去了良心?

我不是唯一一個這麼焦慮的人。這幾天臉書上好幾個朋友紛紛表示晚上做夢都夢到去暗殺這個總統。對於我們這群身在國外的留學生來說,每天除了憤慨之外什麼事情也做不了,真的很難過。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會怎麼落幕。但希望明天早晨醒來時,台灣還是那個我所愛的家鄉。

經濟學人:鹿茸的兩難

這是經濟學人雜誌Banyan專欄文章。一個小時快速翻譯,翻得有點爛,看看就好

經濟學人的立場偏向經濟自由化及全球化,所以對服貿的內容沒意見,但是對於其背後的政治因素非常清楚。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599812-ambitions-ma-ying-jeou-taiwans-president-collide-popular-suspicion-china

馬英九的野望與民眾對中國的懷疑

整潔的外表是由總統府辦公室打理的。他為了完美中文的尊嚴放棄了完美英語。(THE fresh-faced good looks have been lined and drawn by the cares of office. His immaculate English is forsaken for the dignity of immaculate Mandarin. )他耐心地回答問題卻有一絲不耐煩,彷彿已經回答過很多次了。經過六年總統任期,馬英九的頭髮仍然又黑又多,就跟許多中共中央政府成員一樣。在臺北的總統府接受訪問時,他仍然跟許多北京的領導人一樣不願意承認他的政策有很多基本的錯誤。

也許馬先生希望像孫中山先生一樣。孫先生不但被國民黨視為民族英雄,也被海峽對岸的共產黨視為民族英雄。馬先生也許也希望能被兩岸歡迎。到目前為止,台灣與中國的和解仍然遙不可及,而馬先生這位曾經的政治明星,現在被反對者戲稱為9趴總統,反映了去年秋天民調對他的支持率。

在經過民進黨八年的緊張關係後,提升對中國關係一直是馬政府的中心策略。馬先生可以吹噓與中國簽了21項協議。他滔滔不絕地提著兩個整合的經濟體的數字:六年內陸客來台人數增加十倍,2013年時達到285萬人。兩岸航線班機從0到每天118班次。包括香港在內的雙邊貿易達到一年1600億美元。

中國促統(reabsorb)的策略很明白。當台灣的經濟綁在中國,中國認為反對統一的阻力就會消失。然後台灣就會變成像香港一樣的一個中國自治區,雖然它還能保留軍隊。不必部署飛彈及更強大的軍隊台灣就能回到祖國懷抱。但馬先生認為與中國建立和諧兩岸關係是防禦台灣的第一道防線,因為”大陸單方面破壞現狀將會有非常大代價“。台灣的政治被認為只有統與獨的爭論,但事實上是維持現狀。

與中國建立和諧關係的下一步將會是兩岸領導人會面。二月在南京這個曾經是國民黨政府首都的城市,台灣與中國的部長們1949以來第一次正式會面。馬先生希望在11月在北京舉行的APEC會議與習近平見面。由於台灣與香港的關係,APEC成員並非國家而是以經濟體稱呼,習與馬將以經濟體領導人身份會面,避免複雜的政治因素,因為中國視台灣為一省。中國不願意,但馬先生認為在任何地方會面都不是不可能。

這背後的故事說明了針對大陸服貿協議的抗議活動並不只是馬先生在國內遇到的困難而已。佔據立法院的學生使用了不民主的方式,而且許多他們與民進黨對於服貿的看法看似合理實際上卻不對。但他們搭上了人民對馬政府以及與大陸經濟整合不信任的順風車。本省人與包括馬先生在內的外省人的分離仍然存在。抗議者形容馬是大陸的小跟班(mainland stooge)或是難以親近也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在被佔領的立法院內,學生們將馬的頭像畫上鹿角,藉以諷刺他有次將鹿茸說成鹿耳朵的毛。

馬先生說民調支持馬習會。民進黨的Joseph Wu(吳釗燮)卻說馬是為了個人的歷史定位,而且這場會議將會使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受害。他說 The DPP’s lead in the polls alarms not ju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ut also America, which could do without another flare-up in a dangerous region.中國越強,台灣就將越依賴美國提供的保護。美國1979年改承認北京政府,但國會通過法案使美國有義務協防台灣。

馬先生說與美國的關係是1979年之後,甚至是之前最好的。其他人則懷疑。在所有美國對於亞洲的重要談話裡,美國很少提到對台灣的保證。很多台灣人都注意到一位美國學者John Mearsheimer在“國家利益”(譯:一本外交政策的雙月刊)猜測美國政策制定者總有一天會認為拋棄台灣在戰略上合理,使中國說服美國接受統一。對於某些人而言,被拋棄只是命運,統一只是時間問題。“不論在戰略上,外交上以及政治上,都沒有人站在我們這邊,我們必須仰賴中國的善意“,一位在臺北的學者如此說。

馬先生曾試著在失敗主義與民進黨的冒險主義之間採取中間路線。但對於這樣的努力他似乎已經感到疲憊。而且台灣人似乎已經受夠他了。人民的務實主義還有對民進黨的”internecine strife”或許會讓人民再選出一任國民黨總統。但如果馬先生期待在他卸任時兩岸關係穩定,還有變成兩岸及全世界認可的歷史性和平締結者,他很有可能會失望。

整理罷工罷課列表

03/25 已有68個學生團體發起罷課 (蘋果日報) 已有72個學生團體發起罷課 (公視罷課聯署網址

03/24 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系 (待證實)[PTT]

03/23 台大、清大、台師大、東華四校學生會宣布罷課 [自由時報]

03/23 中山大學社會系學生宣布罷課 [聯合報]

03/23 臺北醫學大學宣布參加學運抗議不用記曠課 [聯合報] 這是第一所全校性罷課的大專院校

03/22 如果到星期日仍不得到回應,律師工會、護理師工會以及藥師工會將加入罷工 [自由時報]

03/22 臺北大學社會系所宣布停課一週支持學運 [聯合報]

03/22 清大社會所宣布停課一週 [自由時報]

陸續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