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andarin Posts

[翻譯]當風吹起 When the wind blows

本文出自經濟學人雜誌2014年5月3日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601553-president-bows-street-protests-against-nuclear-power-when-wind-blows

FOR a week last month, a man refused to leave a church built on the site of his former home in Taipei. Neither receiving visitors nor taking food, Lin I-hsiung stayed fixed to the spot where his mother and twin daughters were murdered 34 years ago—by government goons, it is assumed. The Kuomintang (KMT) ran Taiwan as an ugly dictatorship in those days, and Mr Lin had a reputation as a fighter for democracy. At 72, he is still at it. When he began his vigil, he said he would fast to death if necessary, until the government (a reformed and elected KMT) reversed a national energy policy that sees nuclear power as vital for the island. Not wanting to have a martyr on its hands, the government caved in. On April 30th Mr Lin ended his fast. The country’s nuclear policy lies in tatters.

上個月有一個星期,有個人拒絕離開臺北一間由他原本住處改建的教堂。拒絕接受訪客,也不願意進食的林義雄待在他母親及雙胞胎女兒34年前被(一般認為是政府派的殺手)謀殺的位置。國民黨當時是統治台灣的邪惡獨裁政權,而林先生則享有民主鬥士的聲譽。72歲了,他仍持續著。禁食前夕,他說如果必要的話他會絕食到死,直到政府(經過改革而且重選後的國民黨)改變將核能視為對該島必需的國家能源政策。政府不想要有個烈士死在手上,因此退讓了。4月30日林先生結束禁食。這個島的核能政策無可挽救。

goon: 打手, vigil: 宗教節日前一夜, cave in: 投降, lie in tatters: 破損無法修復

Abandoning nuclear power has long been a plank of the opposition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of which Mr Lin was once chairman. But popular support for the idea swelled after the disaster at Fukushima in Japan in 2011, and has been boosted again by Mr Lin’s hunger strike. Taiwan has three ageing nuclear plants. The strike came in response to the construction of a fourth, Longmen, not far from Taipei. It was due to supply about 9% of Taiwan’s electricity. To defend his plans, the president, Ma Ying-jeou, held a rare televised debate with the opposition leader, Su Tseng-chang. He argued that Taiwan’s economic future needed nuclear power. Yet street protests culminated with a rally of nearly 30,000 on April 27th.

廢核四長期以來一直是民進黨的理念,而林先生也曾是該黨主席。一直到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這主張開始獲得支持的聲浪,在林先生的絕食抗議後更多人支持。台灣有三座老舊的核電廠。這次的絕食是為了反對興建坐落於離臺北不遠的第四座龍門電廠,這電廠計劃本來將提供台灣9%電力。為了辯護政策,馬英九總統與反對黨領袖蘇貞昌進行了一次罕見的電視辯論。他主張台灣經濟的未來需要核能。然而4月27日的街頭抗議仍吸引了將近3萬人參加遊行。

plank: 政黨的理念

As the crowds swelled, Mr Ma huddled with his advisers. One told the president that every argument he had used was “100% right”. The trouble is, he said, “nobody is listening”. He urged Mr Ma to back down rather than risk the consequences of Mr Lin’s death for the party’s standing and for peace on the streets. And so, with Taipei full of protesters, the prime minister, Jiang Yi-huah, announced the climbdown. The first of Longmen’s two reactors would undergo safety inspections and would then be mothballed. Construction of the second reactor would halt altogether. A popular referendum would take place before the plant ever started operating. It was an astonishing turnaround.

當群眾如潮水般湧上街頭,馬先生跟他的幕僚商議對策。一位幕僚告訴總統,每一句他的論述都是100%正確。但問題是,“沒人在聽”。他敦促馬先生讓步,以避免冒讓林先生死亡對黨的聲望造成的風險,也為了街頭上的和平。因此,加上臺北的抗議群眾遍地開花,閣揆江宜樺宣布退讓。龍門核電廠第一座反應爐將進行安檢後封存。第二座反應爐工程將完全停止。發電廠運行前將舉行公投。這是一個令人驚訝的徹底改變。

mothball: 封存

As for where Taiwan’s politics go from here, street protests are now not only a hallmark but a deciding factor. The anti-nuclear protests follow the occupation by students of Taiwan’s parliament, the Legislative Yuan, in protest against a trade deal with China. (Mr Ma partially backed down there, too.) The new style of demonstrations at first took the DPP by surprise. But some members now want a party that itself grew out of an earlier generation of protest to hitch its fortunes to the new activism. There are risks for the DPP, however. Though sympathetic to the protests’ aims, Tsai Ing-wen, favourite to be the party’s presidential candidate in 2016, says: “You can’t run a country on the basis of social movements. You have to go back to politics.”

至於台灣的政治將如何繼續前進,街頭抗議現在不僅僅是台灣政治的特色,更是關鍵因素。反核抗議發生在學生佔領立法院抗議與中國的一項貿易協定之後(馬先生也部分退讓)。這些新風格的抗議一開始讓民進黨嚇到。但現在一些黨員希望民進黨能走出以前的抗議方式,用新的群眾活動方式獲得成功。但這對民進黨有風險。雖然支持抗議者的目標,蔡英文,他被很多人希望能代表該黨參選2016年總統,說“你無法在社會運動的基礎上領導國家。你必須回到政治運作“

hitch fortune to: 藉由…獲得成功

The question is how that might happen. The street protests reflect widespread disillusion with the weakness of Taiwan’s political institutions, yet they have undermined them still further. Mr Ma is a lame duck with two years to run. More and more, Taiwan’s future could be decided on the streets.

問題是那要如何進行。抗議活動反映了大部份人對於台灣政治組織的弱點的幻滅,也同時更加損害了台灣政治組織。馬先生是個還有兩年的跛腳鴨。未來可能還有很多台灣的未來將決定於街頭上。

經濟學人:鹿茸的兩難

這是經濟學人雜誌Banyan專欄文章。一個小時快速翻譯,翻得有點爛,看看就好

經濟學人的立場偏向經濟自由化及全球化,所以對服貿的內容沒意見,但是對於其背後的政治因素非常清楚。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599812-ambitions-ma-ying-jeou-taiwans-president-collide-popular-suspicion-china

馬英九的野望與民眾對中國的懷疑

整潔的外表是由總統府辦公室打理的。他為了完美中文的尊嚴放棄了完美英語。(THE fresh-faced good looks have been lined and drawn by the cares of office. His immaculate English is forsaken for the dignity of immaculate Mandarin. )他耐心地回答問題卻有一絲不耐煩,彷彿已經回答過很多次了。經過六年總統任期,馬英九的頭髮仍然又黑又多,就跟許多中共中央政府成員一樣。在臺北的總統府接受訪問時,他仍然跟許多北京的領導人一樣不願意承認他的政策有很多基本的錯誤。

也許馬先生希望像孫中山先生一樣。孫先生不但被國民黨視為民族英雄,也被海峽對岸的共產黨視為民族英雄。馬先生也許也希望能被兩岸歡迎。到目前為止,台灣與中國的和解仍然遙不可及,而馬先生這位曾經的政治明星,現在被反對者戲稱為9趴總統,反映了去年秋天民調對他的支持率。

在經過民進黨八年的緊張關係後,提升對中國關係一直是馬政府的中心策略。馬先生可以吹噓與中國簽了21項協議。他滔滔不絕地提著兩個整合的經濟體的數字:六年內陸客來台人數增加十倍,2013年時達到285萬人。兩岸航線班機從0到每天118班次。包括香港在內的雙邊貿易達到一年1600億美元。

中國促統(reabsorb)的策略很明白。當台灣的經濟綁在中國,中國認為反對統一的阻力就會消失。然後台灣就會變成像香港一樣的一個中國自治區,雖然它還能保留軍隊。不必部署飛彈及更強大的軍隊台灣就能回到祖國懷抱。但馬先生認為與中國建立和諧兩岸關係是防禦台灣的第一道防線,因為”大陸單方面破壞現狀將會有非常大代價“。台灣的政治被認為只有統與獨的爭論,但事實上是維持現狀。

與中國建立和諧關係的下一步將會是兩岸領導人會面。二月在南京這個曾經是國民黨政府首都的城市,台灣與中國的部長們1949以來第一次正式會面。馬先生希望在11月在北京舉行的APEC會議與習近平見面。由於台灣與香港的關係,APEC成員並非國家而是以經濟體稱呼,習與馬將以經濟體領導人身份會面,避免複雜的政治因素,因為中國視台灣為一省。中國不願意,但馬先生認為在任何地方會面都不是不可能。

這背後的故事說明了針對大陸服貿協議的抗議活動並不只是馬先生在國內遇到的困難而已。佔據立法院的學生使用了不民主的方式,而且許多他們與民進黨對於服貿的看法看似合理實際上卻不對。但他們搭上了人民對馬政府以及與大陸經濟整合不信任的順風車。本省人與包括馬先生在內的外省人的分離仍然存在。抗議者形容馬是大陸的小跟班(mainland stooge)或是難以親近也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在被佔領的立法院內,學生們將馬的頭像畫上鹿角,藉以諷刺他有次將鹿茸說成鹿耳朵的毛。

馬先生說民調支持馬習會。民進黨的Joseph Wu(吳釗燮)卻說馬是為了個人的歷史定位,而且這場會議將會使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受害。他說 The DPP’s lead in the polls alarms not ju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ut also America, which could do without another flare-up in a dangerous region.中國越強,台灣就將越依賴美國提供的保護。美國1979年改承認北京政府,但國會通過法案使美國有義務協防台灣。

馬先生說與美國的關係是1979年之後,甚至是之前最好的。其他人則懷疑。在所有美國對於亞洲的重要談話裡,美國很少提到對台灣的保證。很多台灣人都注意到一位美國學者John Mearsheimer在“國家利益”(譯:一本外交政策的雙月刊)猜測美國政策制定者總有一天會認為拋棄台灣在戰略上合理,使中國說服美國接受統一。對於某些人而言,被拋棄只是命運,統一只是時間問題。“不論在戰略上,外交上以及政治上,都沒有人站在我們這邊,我們必須仰賴中國的善意“,一位在臺北的學者如此說。

馬先生曾試著在失敗主義與民進黨的冒險主義之間採取中間路線。但對於這樣的努力他似乎已經感到疲憊。而且台灣人似乎已經受夠他了。人民的務實主義還有對民進黨的”internecine strife”或許會讓人民再選出一任國民黨總統。但如果馬先生期待在他卸任時兩岸關係穩定,還有變成兩岸及全世界認可的歷史性和平締結者,他很有可能會失望。

318向日葵學運相關訊息整理

  • 反對黑箱服貿,守護台灣日與夜 [連結]

    • 這是立法院學運現場即時各種資訊匯整。包括視訊轉播,文字轉播,物資需求,英語文字即時翻譯等
  • 美國台灣留學生反黑箱服貿連署聲明 [連結]
    • 如果您是在美國留學的台灣學生,想讓您的心聲被聽到,請參與這個聯署聲明。截至目前為止已超過1600位同學加入連署
  • 連結海外留學生聲援台灣反服貿運動 [連結]

    • 已超過8300位同學加入此臉書群組
  • 世界各地反黑箱服貿 捍衛台灣民主活動地圖 [連結]

    • 世界各地由台灣人發起的聲援活動
  • 日本人為台灣318學運應援的網站 [連結]

持續更新中…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美國]免跨國交易手續費的信用卡

執美國信用卡到其它國家消費是要另外付跨國交易手續費(foreign transaction fee)的,這應該是常識。這費用通常為0%~3%不等,包括Visa/Master/AmEx/Discover會先抽一部份的手續費,以Visa為例,會抽0.15%~1%不等的”International Service Assessment (ISA)”費用(資料來源),而發卡銀行可能會再另外抽額度不等的手續費。幸好,有些信用卡標榜免跨國交易手續費!

到處亂逛網路時發現已經有人整理好美國36張免跨國交易手續費的信用卡[英文網站]。這麼好康的東西當然就直接分享啦。資料是更新於2012年7月,或許有些已經不一樣了,請斟酌使用。

另外,Chase的網站上也有提供幾張免跨國交易手續費的信用卡

最後,Purdue的同學們,PEFCU的信用卡/Debit卡的跨國交易手續費是0.8%/1.0%─如果交易是美元計價就是0.8%,如果是非美元則是1.0%。資料來源

在美國吃素

分享一下如何在美國方便地吃到素食。

對於素食者來說,不論是要留學、或者在美國自助旅行都很實用的經驗! 首先,如果是在加州的話,基本上這篇文章可以直接忽略,因為在加洲各大城市華人都很多,很容易找到素食中國菜、甚至是素食台菜。

這篇文章是給住在中西部、方圓百里沒有間像樣的中國菜的朋友們的。

繼續讀下去 在美國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