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18向日葵學運Sunflower Movement

318向日葵學運相關訊息整理

  • 反對黑箱服貿,守護台灣日與夜 [連結]

    • 這是立法院學運現場即時各種資訊匯整。包括視訊轉播,文字轉播,物資需求,英語文字即時翻譯等
  • 美國台灣留學生反黑箱服貿連署聲明 [連結]
    • 如果您是在美國留學的台灣學生,想讓您的心聲被聽到,請參與這個聯署聲明。截至目前為止已超過1600位同學加入連署
  • 連結海外留學生聲援台灣反服貿運動 [連結]

    • 已超過8300位同學加入此臉書群組
  • 世界各地反黑箱服貿 捍衛台灣民主活動地圖 [連結]

    • 世界各地由台灣人發起的聲援活動
  • 日本人為台灣318學運應援的網站 [連結]

持續更新中…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我們活在一個忘記要害怕政府的年代

今天接到家母的電話,關心我的身體,並要我不必花太多時間關心318向日葵學運。她說:讓在台灣的人努力就好,小心別被盯上了。我一邊大笑說誰要盯上我阿,一邊卻突然懂了:

自318向日葵學運開始之後,不斷有網路上的年輕朋友自述被家人反對加入學運的心聲,他們的家長總是說:乖乖唸書就好,學運不是你的事。這些朋友很難過,也不能了解為什麼家長無法了解這次學運的重要。但說真的,是我們這輩年輕人不了解長輩們生長年代的背景: 「每個人心中有個小警總」這句俗話說明了當年長輩們年輕時只能乖乖唸書,不敢參與政治活動。

我民國74年,也就是1985年出生。1987年解嚴時我2歲;1990年野百合學運、萬年國代改選時我才5歲。從我懂事以來,民主自由就跟自來水一樣自然。我們笑家長不懂學運;我們也嘲諷大陸朋友不懂民主自由。但對大陸朋友來說,民主自由就跟日本投降後第一批接收台灣的國軍士兵一樣,看到自來水覺得很驚訝,以為把水龍頭裝在牆上就會有水跑出來,充滿了誤解。因為在他們的生活,民主自由並不那麼自然而然。

我們活在一個忘記要害怕政府的年代。在我們長輩年輕時,人民要怕政府。在那個我們自稱「自由中國」的年代,政府以警總、白色恐佈、各種違反人權的方式統治人民,而人民要服從政府統治。我們的長輩還不習慣國家屬於人民的概念。在一個民主國家裡,國家是人民的。人民將治權交給優秀的官員,並以自由獨立的媒體監督官員,期待官員們能好好地治理國家。

然而,1990年野百合運動催生了民主制度,但民主精神仍非常欠缺。我們有兩個主要政黨,但他們所在意的就是用選票取得政權,然後自以為「由你玩四年」。他們忘記他們的政權是人民交給他們的,政權掌握久了就以為他們比人民還重要,完全忽略民主精神。但去年因應軍中違反人權而成立公民1985行動聯盟卻帶給這個僵死的民主一個新的契機:當政治人民算計的都是他們的利益而非人民的利益時,我們人民並不需要等四年才能給他們教訓,我們也不用在兩個爛黨裡選一個比較不爛的。

這次的318向日葵學運更是如此,當我們發現總統要破壞民主憲政,遂行獨裁時,我們不會只在臉書上po文發洩,我們可以串聯起來,讓那些取得政權卻忘記人民的政客發現他們錯了。我其實不支持那些第一批衝進立法院佔領國會的學生們,但我感謝他們,在自知犯法的前提之下,仍堅持以衝撞體制的方式喚醒大眾對此事件的重視。這跟當年野百合運動一樣,沒有一開始的幾個人在禁止集會遊行的中正紀念堂靜坐,怎能喚起大眾關注,最終導致李登輝總統宣布廢除萬年國大?

朋友們,請告訴你的長輩,不用再害怕政府了,是政府要害怕人民。因為人民不再滿足於空有民主制度而無民主精神的政府。

I’m a Taiwanese

我們在普度 反對黑箱服貿 反對暴力
我們在普度 反對黑箱服貿 反對暴力
三百台僑在芝加哥遊行抗議
三百台僑在芝加哥遊行抗議

If you believe democracy is a universal value, and if you believe the youth have the right to fight for their future, please defend it with us by spreading the words around!

如果您相信民主是人類共同追尋的價值。如果您相信年輕人有權為他們的將來打拼,請與我們一起捍衛民主,將消息傳到全世界!

Since the rise of Euromaidan, my Ukrainian friend flooded my Facebook wall with Euromaidan updates, but I did not respond immediately. Now, it’s Taiwan. If you do not choose to react, would your country become the next victim?

自從烏克蘭去年的Euromaidan示威遊行開始,我的烏克蘭朋友就將我的臉書頁洗滿了關於Euromaidan的訊息,但我並沒有反應。現在,輪到台灣了。如果您不行動的話,您的國家會不會變成下一個被犧牲的?

#FightForDemocracy #CongressOccupied #Euromaidan #自己國家自己救

劍拔弩張 Daggers drawn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586546-struggle-between-president-and-ruling-party-heavyweight-has-consequences-islands

一小時快速翻譯,有錯請指正

經濟學人雜誌難得寫到台灣,最近幾次寫到台灣都不是寫好事,但我想翻譯這篇文章,讓台灣人看看外國人是怎麼看台灣的。

劍拔弩張

一場介於總統與執政黨重量級人物的政治角力結果影響台灣對中國的關係

在台灣17年民主歷程中,很少有總統像馬英九這樣在民調中如此不受歡迎。雖然他常被認為無能,但卻是他施展的魄力導致他最近損失了很多支持者。此事件是他處理被聲稱做錯事的國民黨重量級人物王金平,造成的影響不但威脅了執政黨的團結,產生的政治波瀾更傳過了台灣海峽。

“我們不能很遲疑地處理這事件”馬總統在九月八日說。在此前兩天,檢察官指控王院長運用他國會議長的影響力關說法院案件。他們說他曾試著說服法務部長曾勇夫去遊說檢察官不要對一件關於反對黨重量級立委柯建銘的案件上訴。柯曾被判有罪,但在高等法院被判無罪。馬說王運用影響力關說這件事是台灣法律及民主史最恥辱的一天。九月十一日王被逐出國民黨。

在一個腐敗充斥的國家,馬總統或許期待這麼做會帶來掌聲。但他的作為帶給人的印象卻是幹掉政敵比維持法律獨立地位還多。同時,王說他是無辜的,加上他言詞溫和,又是本省人(馬出生於香港,雙親皆來自中國大陸)為他贏得橫跨藍綠政治光譜兩端的支持。在九月十三日首都台北的法院判決王可以繼續維持他的黨籍,也因此保住他的立法院長職位。不同於法務部長引咎下台,王仍在奮戰中。

馬現在在一個很尷尬的位子,所有跟立法院相關的事務都掌握在一個被他譴責不適任的人手上。更糟的是,那些國民黨可以輕易以多數過關的法案,王都讓步給反對黨,這讓馬很不爽。讓王充滿怨恨之後他更不會聽馬的話。更讓馬尷尬的是,其他國民黨成員,包括榮譽主席連戰,都曾批評他處理王這件事不當。一個資深黨員說其他國民黨高層廣泛認為馬動作太快,完全沒想到王可能在法院反擊。

這場政治鬧劇也跟中國有關。馬對王的失望早在檢察官提出那份,揭露立法院長與反對黨黨鞭私交友好關係的電話監聽稿之前就有了。馬希望國會同意他跟中國在六月簽定的服貿協議。這份協議包括了從銀行到美髮各項事務。王同意反對黨的意見,要將該協議分項表決,而非一整包表決─對於中國的協議,這種作法是第一次。台灣官員現在擔心時間延遲與中國的再次交手談判. 他們也擔心來自其他地方的反應。台灣的貿易談判長卓士昭說如果台灣的貿易夥伴覺得任何協議都可能在立法院被否決,他們可能會對自由貿易談判”再想一想”。

服貿很可能遇到困難。民進黨立委對於與中國的任何協議都習慣性地反對。他們認為中國的目的是要加快經濟統合,用經濟影響力逼迫台灣走上統一的談判桌。台灣官員則說這協議對台灣比對中國還有利。他們不認為服貿會造成中國移民擁進台灣,並且使台灣中小企業面臨來自口袋很深的中國國企的不公平競爭。

但某些國民黨立委也對服貿執保留意見,或者正是因為馬支持服貿(or at least what they see as Mr Ma’s weakness in talking up its merits). 正當九月十五日一份民調顯示馬的支持率只剩9.2%,比起冒犯總統,這些立委更在意下次選舉。市長選舉明年舉行。國會及總統選舉在2016年1月舉行。

中國說他們不了解台灣為什麼反對服貿協議。但他們拒絕對最近國民黨內鬨事件做出回應。中國很可能對兩者都很煩惱。國民黨分裂可能導致民進黨重新執政,就如同2000年他們就是因為國民黨的內鬥拿到政權。那接下來的八年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很緊張,而中國則認為民進黨想要讓台灣獨立。就算是國民黨執政,未來兩岸協議也很可能會像服貿一樣被大卸八塊。而未來政治協議的可能也越行越遠,中國一直想推動,但台灣包括馬總統在內一直反對。

也許中國開始準備民進黨會重新執政(雖然這個黨內部也不團結) 自從2012年10月前任閣揆謝長廷拜訪中國後,好幾位民進黨立法委員及親綠學者也已經到中國參訪,與中國官員見面,而此前那些官員是拒絕與他們往來的。

但這不代表中國會不情願地接受民進黨偏獨的立場。中國目前看起來想要讓民進黨相信,大陸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麼有威脅。”他們了解我們對應那些在國會裡對自由貿易懷疑者打的是什麼仗”,邱先生說。馬總統做為這場戰鬥的指揮官,在最近並沒有為他的部下做多少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