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時代雜誌 反轉全球化

反轉全球化

譯註:這篇文章出自時代雜誌四月7日2014年,原標題為Globalization in Reverse [連結]

全球貿易成長趨緩對美國及其他國家的成長帶來的意義

從烏克蘭,中東乃至於南中國海,世界各地最近的衝突提醒了我們,即使在一個世界化的時代裡,地理因素仍然重要。政治上來講,世界確實不是平的。最新的經濟數字也顯示我們世界的經濟變得越來越險峻。”全球化“常被定義為貨物人民及金錢能自由地跨邊界移動。然而最近以上所有都遭到威脅:不僅僅只是因為美國及歐洲對俄羅斯的旅遊及金流制裁。在過去兩年間,全球貿易成長量低於比全球GDP成長。這是二戰以來首次發生,而且代表了全球經濟的一個轉折點,對於國家,公司及消費者而言具有全面性含義。

全球貿易成長比以前慢有很多原因。歐洲仍在國債危機中掙扎,新興市場擴張比以往慢。但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國經濟正經歷一個極大的轉變:美國不再是全球的最終消費者。HSBC首席經濟學家(Chief Economist)Stephen King在一場最近的演講中指出,在後二戰復甦期“美國經濟扮演了一個巨大的海綿”吸收世界其他地方生產過剩的產品及服務。景氣泡沫會爆裂,市場會崩盤及復甦,而你總能確定美國會開始消費,最後我們(譯注:美國人)的貿易赤字-即進口超過出口量-會再度成長。但這正在改變。在經歷將近五年的復甦,美國貿易逆差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還減少。事實上,從2012至2013年還下降了約12%。

這對我們並非絕對是壞事。逆差減少的部分原因是我們的頁岩油氣生產成長,減少了向外國購買化石燃料(fossil fuel),而且我們的製造部門正在成長。但部分原因是金融危機後工資並未成長,而消費者購買力仍然停滯。為了要讓美國及世界經濟持續成長,有些人必須掏錢購買電子產品汽車及其他我們以前會買的東西。

不幸的,並沒有人這麼做。仍困在債務危機的歐洲人很有可能五年內都不會再消費。新興市場國家處於各種程度不一的混亂中,成長只有原先金融海嘯前的一半。2008年之後擔起很多全球消費重擔的中國人,現在正處於他們自己的金融危機之中。日本去年做得不錯,但安倍經濟學(日本政府刺激消費的計劃,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名)已經有氣無力了。“世界各地消費的意願與能掏出錢消費的錢包無法平衡”,安聯人壽(Allian)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El-Erian如此說。

至少在此刻,全球經濟整合似乎走上回頭路。許多經濟學家及貿易專家開始討論一個”去全球化“的全新時代,國家開始向內發展。有些它所代表的含義令人擔心。越來越多保護主義,侵犯智財權及新的貿易壁壘的抱怨向WTO湧入。貿易談判不再是全球性,而是區域性及地區性,將產生一大堆摧毀性的競爭貿易同盟。(threatening to create a destructive so-called spaghetti bowl of competing economic alliances)

去全球化不一定全是壞事。正如美國貿易代表Michael Froman在一場於華盛頓舉辦的經濟高峰會上所說,它同時也“代表公司檢視他們的擴展價值鏈(extended value chains),供應鏈,決定他們是否要將某些產品的生產移回總部”這已經發生在美國了。一項由波士頓顧問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研究發現,營業額超過10億美元的美國製造公司有21%正積極地將生產移回美國,而54%則說他們正在考慮如此做。

這些因為生產移回美國而增加的工作是否會提高工資,將會是聯準會密切注意的事情。過去30年全球化的一個標誌是寬鬆貨幣環境。聯準會主席Janet Yellen在他最近一次記者會指出,這樣的時代即將結束。在這個新的經濟時代,不是所有船的水位都會昇得一樣高,或者同樣平穩。在過去或多或少整合的經濟,將開始沿著國家邊界或地理邊界而分離。我們的經濟展望會與政治展望一般更加不穩定,更難以預測。準備開上一條顛頗的路吧。

Leave a Reply 請留下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