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鹿茸的兩難

這是經濟學人雜誌Banyan專欄文章。一個小時快速翻譯,翻得有點爛,看看就好

經濟學人的立場偏向經濟自由化及全球化,所以對服貿的內容沒意見,但是對於其背後的政治因素非常清楚。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599812-ambitions-ma-ying-jeou-taiwans-president-collide-popular-suspicion-china

馬英九的野望與民眾對中國的懷疑

整潔的外表是由總統府辦公室打理的。他為了完美中文的尊嚴放棄了完美英語。(THE fresh-faced good looks have been lined and drawn by the cares of office. His immaculate English is forsaken for the dignity of immaculate Mandarin. )他耐心地回答問題卻有一絲不耐煩,彷彿已經回答過很多次了。經過六年總統任期,馬英九的頭髮仍然又黑又多,就跟許多中共中央政府成員一樣。在臺北的總統府接受訪問時,他仍然跟許多北京的領導人一樣不願意承認他的政策有很多基本的錯誤。

也許馬先生希望像孫中山先生一樣。孫先生不但被國民黨視為民族英雄,也被海峽對岸的共產黨視為民族英雄。馬先生也許也希望能被兩岸歡迎。到目前為止,台灣與中國的和解仍然遙不可及,而馬先生這位曾經的政治明星,現在被反對者戲稱為9趴總統,反映了去年秋天民調對他的支持率。

在經過民進黨八年的緊張關係後,提升對中國關係一直是馬政府的中心策略。馬先生可以吹噓與中國簽了21項協議。他滔滔不絕地提著兩個整合的經濟體的數字:六年內陸客來台人數增加十倍,2013年時達到285萬人。兩岸航線班機從0到每天118班次。包括香港在內的雙邊貿易達到一年1600億美元。

中國促統(reabsorb)的策略很明白。當台灣的經濟綁在中國,中國認為反對統一的阻力就會消失。然後台灣就會變成像香港一樣的一個中國自治區,雖然它還能保留軍隊。不必部署飛彈及更強大的軍隊台灣就能回到祖國懷抱。但馬先生認為與中國建立和諧兩岸關係是防禦台灣的第一道防線,因為”大陸單方面破壞現狀將會有非常大代價“。台灣的政治被認為只有統與獨的爭論,但事實上是維持現狀。

與中國建立和諧關係的下一步將會是兩岸領導人會面。二月在南京這個曾經是國民黨政府首都的城市,台灣與中國的部長們1949以來第一次正式會面。馬先生希望在11月在北京舉行的APEC會議與習近平見面。由於台灣與香港的關係,APEC成員並非國家而是以經濟體稱呼,習與馬將以經濟體領導人身份會面,避免複雜的政治因素,因為中國視台灣為一省。中國不願意,但馬先生認為在任何地方會面都不是不可能。

這背後的故事說明了針對大陸服貿協議的抗議活動並不只是馬先生在國內遇到的困難而已。佔據立法院的學生使用了不民主的方式,而且許多他們與民進黨對於服貿的看法看似合理實際上卻不對。但他們搭上了人民對馬政府以及與大陸經濟整合不信任的順風車。本省人與包括馬先生在內的外省人的分離仍然存在。抗議者形容馬是大陸的小跟班(mainland stooge)或是難以親近也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在被佔領的立法院內,學生們將馬的頭像畫上鹿角,藉以諷刺他有次將鹿茸說成鹿耳朵的毛。

馬先生說民調支持馬習會。民進黨的Joseph Wu(吳釗燮)卻說馬是為了個人的歷史定位,而且這場會議將會使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受害。他說 The DPP’s lead in the polls alarms not ju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ut also America, which could do without another flare-up in a dangerous region.中國越強,台灣就將越依賴美國提供的保護。美國1979年改承認北京政府,但國會通過法案使美國有義務協防台灣。

馬先生說與美國的關係是1979年之後,甚至是之前最好的。其他人則懷疑。在所有美國對於亞洲的重要談話裡,美國很少提到對台灣的保證。很多台灣人都注意到一位美國學者John Mearsheimer在“國家利益”(譯:一本外交政策的雙月刊)猜測美國政策制定者總有一天會認為拋棄台灣在戰略上合理,使中國說服美國接受統一。對於某些人而言,被拋棄只是命運,統一只是時間問題。“不論在戰略上,外交上以及政治上,都沒有人站在我們這邊,我們必須仰賴中國的善意“,一位在臺北的學者如此說。

馬先生曾試著在失敗主義與民進黨的冒險主義之間採取中間路線。但對於這樣的努力他似乎已經感到疲憊。而且台灣人似乎已經受夠他了。人民的務實主義還有對民進黨的”internecine strife”或許會讓人民再選出一任國民黨總統。但如果馬先生期待在他卸任時兩岸關係穩定,還有變成兩岸及全世界認可的歷史性和平締結者,他很有可能會失望。

Leave a Reply 請留下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