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活在一個忘記要害怕政府的年代

今天接到家母的電話,關心我的身體,並要我不必花太多時間關心318向日葵學運。她說:讓在台灣的人努力就好,小心別被盯上了。我一邊大笑說誰要盯上我阿,一邊卻突然懂了:

自318向日葵學運開始之後,不斷有網路上的年輕朋友自述被家人反對加入學運的心聲,他們的家長總是說:乖乖唸書就好,學運不是你的事。這些朋友很難過,也不能了解為什麼家長無法了解這次學運的重要。但說真的,是我們這輩年輕人不了解長輩們生長年代的背景: 「每個人心中有個小警總」這句俗話說明了當年長輩們年輕時只能乖乖唸書,不敢參與政治活動。

我民國74年,也就是1985年出生。1987年解嚴時我2歲;1990年野百合學運、萬年國代改選時我才5歲。從我懂事以來,民主自由就跟自來水一樣自然。我們笑家長不懂學運;我們也嘲諷大陸朋友不懂民主自由。但對大陸朋友來說,民主自由就跟日本投降後第一批接收台灣的國軍士兵一樣,看到自來水覺得很驚訝,以為把水龍頭裝在牆上就會有水跑出來,充滿了誤解。因為在他們的生活,民主自由並不那麼自然而然。

我們活在一個忘記要害怕政府的年代。在我們長輩年輕時,人民要怕政府。在那個我們自稱「自由中國」的年代,政府以警總、白色恐佈、各種違反人權的方式統治人民,而人民要服從政府統治。我們的長輩還不習慣國家屬於人民的概念。在一個民主國家裡,國家是人民的。人民將治權交給優秀的官員,並以自由獨立的媒體監督官員,期待官員們能好好地治理國家。

然而,1990年野百合運動催生了民主制度,但民主精神仍非常欠缺。我們有兩個主要政黨,但他們所在意的就是用選票取得政權,然後自以為「由你玩四年」。他們忘記他們的政權是人民交給他們的,政權掌握久了就以為他們比人民還重要,完全忽略民主精神。但去年因應軍中違反人權而成立公民1985行動聯盟卻帶給這個僵死的民主一個新的契機:當政治人民算計的都是他們的利益而非人民的利益時,我們人民並不需要等四年才能給他們教訓,我們也不用在兩個爛黨裡選一個比較不爛的。

這次的318向日葵學運更是如此,當我們發現總統要破壞民主憲政,遂行獨裁時,我們不會只在臉書上po文發洩,我們可以串聯起來,讓那些取得政權卻忘記人民的政客發現他們錯了。我其實不支持那些第一批衝進立法院佔領國會的學生們,但我感謝他們,在自知犯法的前提之下,仍堅持以衝撞體制的方式喚醒大眾對此事件的重視。這跟當年野百合運動一樣,沒有一開始的幾個人在禁止集會遊行的中正紀念堂靜坐,怎能喚起大眾關注,最終導致李登輝總統宣布廢除萬年國大?

朋友們,請告訴你的長輩,不用再害怕政府了,是政府要害怕人民。因為人民不再滿足於空有民主制度而無民主精神的政府。

Leave a Reply 請留下你的回應